翻译界 - 翻译学习- 资料列表
 
网站首页翻译职场翻译学习 翻译人生公示语区美文赏析译界动态翻译笑话翻译文化翻译论坛
  今天日期:   您的位置: 翻译界 >> 翻译学习 >> 笔译类
用户名 密码  会员找回密码
标题内容
返回 推荐文章

世界语言强势:为何是英语

  作者:赵念渝  来源:解放日报  浏览次数:4198  添加时间:2008/6/21

赵念渝在上海外国语大学新闻传播学院的演讲

世界语言强势:为何是英语

上两个世纪英国和美国在文化、经济、军事、政治和科学上的领先地位使得英语成为准国际语言。

英语正在越来越被看成一种国际交往的工具,它不再为一国或一个民族所专有,而成了一种中性的信息媒介。

英语是当今世界公认的第一强势语言。综观英语的扩张历史,人们可以看出,它的强势地位的形成离不开英语国家先进的科学技术、遍及全球的金融和商品贸易、优秀的语言文化、具有献身精神的传教士以及与时俱进的政治体制等。历史证明,作为国家软实力之一的语言,它的成功地位取决于使用者的成功作为,而体现这种“作为”的恰恰是:世界经济全球化的大趋势,以及顺应并占据全球化潮头的国家的“无形的力量”———文化。

1848年,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预言:“大工业建立了由美洲的发现所准备好的世界市场。”“不断扩大产品销路的需要,驱使资产阶级奔走于全球各地。它必须到处落户,到处开发,到处建立联系。”1898年,著名的德国“铁血宰相”俾斯麦在回答一位记者提出的“什么是现代历史中的决定性因素”问题时,这位德国宰相只说了两个字:英语。

历史的发展以惊人的结果印证了历史人物的预言。

首先是世界经济的全球化。两次世界大战后,以美国为代表的第三次科技革命迅速展开,它极大地推动了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促进了社会经济结构和生活结构的调整,也推动了国际经济格局的调整。随着冷战的结束,第二次全球化进程开始进入全方位发展的新阶段。一是资本、商品、技术和劳动力在全球范围内的流动日益频繁,参与国际分工的国家和跨国公司日益增多。到今天,全球货币市场每天的成交额达1万亿美元;500家公司控制着33%的全球国民生产总值、75%的全球贸易;世界上有7500万人就职于外资公司;美国境外至少有2500万人在为美国公司工作,其中1200万人来自发展中国家。二是发展中国家发展迅速,新兴经济体崛起。据世界银行的统计,2005年,中国和印度等10大新兴经济体均跻身世界经济前30强,国内生产总值总量为7.2万亿美元,占世界的16.3%。如果按购买力平价法计算,10大新兴经济体的国内生产总值总量占世界的33.2%,接近西方七国。三是经济全球化冲击并影响着各国文化的消长、开放与融合。其中突出的表现是,富国文化向全球的倾泻。据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2000年发表的《人文发展报告》披露,美国大众文化主导了世界。1997年,好莱坞影片在全世界的票房收入超过300亿美元,《泰坦尼克号》一片独占18亿美元以上。据2001年8月以来的报道,《珍珠港》、《蜘蛛侠》、《超人》、《变形金刚》以及《哈利·波特》等在中国各地上映以来,均创中国进口片票房新高。英语还在互联网上享有独特的优势,90%以上的网络内容都是英语的。从新德里到华沙和里约热内卢,耐克、索尼等全球品牌的蔓延树立起新的社会标准。种种迹象表明,当今的文化传播已呈现出从富国向穷国传播的一边倒趋势。四是国际组织进一步增多,世界各国的相互交流日益频繁,而英语则几乎成为所有国际交流中的主要语言。五是政治全球化成就巨大,少数大国主宰世界的历史一去不复返,世界格局正呈多元化的发展趋势,但起主导作用的仍是英语国家。

其次,英语正以空前的速度在全世界普及。上两个世纪英国和美国在文化、经济、军事、政治和科学上的领先地位使得英语成为准国际语言。英语是联合国的工作语言之一。英语在许多国家和地区不是第一语言,就是主要外语。另外,英语在欧洲及日本是最普遍作为外语来学习的语言(32.6%)。英语作为第二语言和作为外国语这两种不同的使用法,说明英语正在越来越被看成一种国际交往的工具,它不再为一国或一个民族所专有,而成了一种中性的信息媒介。

而在我国,外语以英语作为必修课的超过90%。我国从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推行英语等级考试,作为考查学生外语水平是否达标的要求。1978年恢复高考以来,特别是1983年以后,英语是文理科都必考的科目。以此为导向,我国的中学课程,英语几乎是铁定的必修课,如今还呈现低龄化的趋势,为了“不输在起跑线”,甚至连牙牙学语的幼儿也开始学习英语。由于高考英语的地位不可动摇,大学四、六级又与学位、求职挂钩,再加上英语的准“世界语”地位,如果没有大量熟悉英语的人才,在全球化的进程中会产生负面影响,因此,不管人们如何非议,英语仍然在我国占据着“不可动摇”的地位。

语言传播的力量与问题

语言是传播的第一手段,也是国家软实力之一,无论是政治,还是经济,或是文化,或是科技,或是思想理念的交流,首先要做的就是能熟练地运用语言在双方之间进行准确、到位的沟通和交流。

改革开放之初,邓小平同志在一次讲话中强调指出:“社会主义要赢得与资本主义相比较的优势,就必须大胆吸收和借鉴人类社会创造的一切文明成果,吸收和借鉴当今世界各国包括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的一切反映现代社会化生产规律的先进经营方式、管理方法。”“吸收和借鉴”的方法之一就是交流,交流的手段就是语言。30年来,在我国全方位的开放过程中,交流硕果累累。但不可否认的是,由于社会的浮躁心理,视交流的第一要素———语言为“敲门砖”,或是进门丢砖,或是急功近利,结果是劣质翻译作品横行,这不但有损我国改革开放形象,也有损译者个人的形象,归根结底,则有损我国软实力的形象。

与改革开放前的新闻报道相比较,今天的国际新闻报道已经从观念和形式上发生了极大的变化。新闻观念的转变带动了新闻运作的改革。过去单向传播模式成为今天的多渠道交流;过去封闭僵化的报道成为今天开放、灵活、立体的报道;过去单一的平面媒体报道成为今天平面和网络媒体的“双管齐下”。

但是,不论观念和形式如何千变万化,有一点是不变的,那就是传播所依赖的手段,也是传播最基本的要素———语言。语言是传播的第一手段,也是国家软实力之一,无论是政治,还是经济,或是文化,或是科技,或是思想理念的交流,首先要做的就是能熟练地运用语言在双方之间进行准确、到位的沟通和交流。能否做到这一点,实际上也反映了一个国家的软实力基本的强弱状况。

可在这方面,我们显然还是有所欠缺的。主要表现在,社会的浮躁心理影响了一些人对所从事的语言工作的重视,只要粗通外语,随手就可以翻译或编译,这使得许多翻译出来的国外作品变成了不忍卒读的垃圾作品。随便翻阅现在的无论是网络的还是平面的媒体刊载的有关国际新闻的翻译或编译的报道,就可以找出相当多的事例。

例如:某报刊登的散文中有这样一句话:“一个人在一本书的献辞里说———没有他女儿无穷无尽的支持和鼓励,他的书只要花一半时间早就写完了”(To my daughter Leonora without whose never-failing sympathy and encouragement this book would have been finished in half the time)。英语原文和中文译文显然不对称。其实这句英文的原意是:如果没有他女儿无穷无尽的支持和鼓励,他的书早就半路夭折了。

再如,把“Wall Street really led the charge this year. God only knows if they’ll be on it next year. It really just depends on what the market does”(华尔街只负责今年的排名……)错译成“华尔街帮助他们积累了财富。天知道明年的排名是什么样,一切都由市场变化决定”。

如果说这些作为社会新闻的文章的翻译因为其娱乐性或新闻生命的短暂性以及受众面有限而可以一笑了之的话,那么发生在2005年的两起因为错误的翻译而在国内外引起轩然大波的翻译事件就值得深思了。

2005年5月上旬,中国新闻社驻香港记者根据香港当地报刊的新闻报道和分析文章综合成了一篇关于人民币升值可能造成影响的文章。四天后,该记者的这篇文章竟然在全球外汇市场引起了轩然大波。原来,某报社网络版拿到她的这篇报道后便派给了一位翻译,而这位翻译交出的译稿中说,中国已决定在一个月内和一年后分别让人民币升值1.26%和6.03%。实际上该记者文章中引述自香港报纸的这两个数字所表示的只是市场对人民币升值幅度的预期。这一因错误翻译而形成的新闻报道马上传遍全球金融市场,引发了一场不大不小的外汇交易浪潮。

同样也是在2005年,西安秦始皇陵兵马俑博物馆等四家联合启动“秦兵马俑博物馆室内大气污染特征”研究项目。有关成员在接受几家英文媒体采访时,为了强调这一研究项目的重要性,说:“如果不加以保护,兵马俑百年后将粘满尘土。”但是,媒体在翻译时,却把“尘土”翻译为“煤堆”,这一消息让国内外一片哗然。

学术“泡沫翻译”面面观

当我们在不断同西方学者讨论软实力时,我们的学者也真应该注意自己对“软实力”的理解和运用。语言表达就是最直接、最前沿的“软实力”的体现,如果你说的话对方不懂,对方说的话,你又任意去穿凿附会或照单全收,这岂不成了“鸡同鸭的对话”吗?所谓的国家“软实力”又从何说起?

如果说这些错误的翻译还属于“可笑范围”的话,那么,在笔者看来,可悲的还是学术界的“泡沫翻译”现象。学术工作是非常严谨的工作,学术翻译理应是非常严谨的翻译,译者必须尽最大努力准确表述原作者的思想和文字含义,这是基本的职业道德,否则就是对作者和读者的不负责任。可是,现在的问题是,把学术著作的翻译视作“小儿科”而随便“打发”的浮躁心理大有市场,这就导致“泡沫”泛滥。

第一种“泡沫”源于“懒惰”,姑且称之为“懒人泡沫”,最典型的“懒惰”就是中外学者皆有的把as well as不假思索地等同于and。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这两者的区别没有了,统统以and处理之,其实,有时候,这是很不合乎逻辑的,例如:在美国企业研究所不久前公布的一份报告的“建议”部分中,把“Create incentives for the private sector to participate in military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as well as competitive procurement”误译为“建立激励机制,鼓励民营部门参与军事研发以及竞争性采购”。(正译:建立激励机制,鼓励民营部门不但可参与竞争性采购,还可参与军事研发)。个中道理很简单,本来“民营企业”只能“参与采购”,报告作者出于进一步拉拢的需要,因此建议“允许民营企业”也参与“军事研发”,从“建议本身”来看,显然反映了一个递进关系,因此语言表达当然要反映出这一“递进”关系。

第二种“泡沫”来自对源语言知识的一知半解,再加上疏于查阅词典,从而引起不必要或不合逻辑的误译,姑且称之为语言知识的“泡沫”吧。例如:

把“Our nation is the greatest force for good in history”(我们国家永远是历史上最伟大的力量)翻译成“我们国家是历史上最大的为善力量”;

把“The new American empire has been a long time in the making”(新的美利坚帝国是历经很长时间才形成的)翻译成“新的美利坚帝国的形成已颇有一些时日”等等。

第三种“泡沫”则来源于对相关专业知识的模糊而又欠认真的思索和推敲,因此,可以称之为准专业知识的“泡沫”。在中外学者的译文中皆有表现,兹对以下例句略作解读:

1、(原文)Intelligence estimates are formal analyses and conclusions compiled from raw intelligence data that the CIA director is charged with coordinating with the other intelligence agencies and then delivering to the president and his advisers. These esti-mates, which do not indicate the sources of the intelligence under consideration, are written in an inoffensive bureaucratic prose in-tended to smooth over differences of interpretation between, say, the State Department’s intelligence bureau and the Defense Intelli-gence Agency.

(原译文)这些情报并不说明情报的来源,是以一种非进攻性的官方语言写成的,旨在便于处理不同情报机关如国务院情报局和国防部情报局之间不同的解读。

不用看原文,读者就可以发现这一语句的常识错误———如果提供的情报是为了“便于处理不同情报机关……不同的解读的话”,这样的情报分析有什么客观性可言?又有什么价值呢?这实在是一个很浅显的专业问题。实际上,原文的意思是:这些评估并不注明正在考量的情报的来源,是以不偏不倚的官方语言写成的,旨在便于不同情报机关如国务院情报局和国防部情报局的阅读而不产生歧见。

2、(原文)That book, Avoiding Nuclear Anarchy, argued that the United States has a vital national interest in improving the ability of Russia and the other states of the former Soviet Union to secure and account for their nuclear weapons and fissile material.

(原译文)那本名为《避免核无政府》的书认为, 美国在改进苏联和前苏联国家保证它们的核武器安全及在销毁核武器和裂变材料的问题上有着至关重要的国家利益。

坦率地说,译者提供的译文非常模糊,美国怎么去“改进苏联和前苏联国家保证它们的核武器安全及在销毁核武器和裂变材料的问题”呢?这未免太越俎代庖,太“干涉内政”了。其实,只要稍微了解当时苏联崩溃后的历史,就可以知道当时因为苏联的崩溃曾引发了一场有关苏联库存核武器安全的问题,因为盗卖苏联库存核弹的事件时有所闻,这就引起了美国方面的极大的忧虑,于是就引出了当时美国国内争论是否有必要帮助俄罗斯政府管好这些东西,但美国又不能直接插手管理,因此又引出了“美国有责任帮助提高俄罗斯当局管理能力”的说法,所以,这一句完整的译文应该是:那本名为《避免核无政府状态》的书认为,美国有责任(帮助)俄罗斯以及前苏联加盟共和国提高它们保证和负责自己的核武器及裂变材料安全的能力,因为这一工作涉及美国重大的国家利益。

在美国方面,因为出于某种需要,也存在同样的问题。举例来说。前面曾提到的美国企业研究所的报告,我发现,原题是“strengthening freedom in Asia”(准确的理解应该是“加强亚洲的自由”),但美国方面的译者却处理成“巩固自由亚洲”。须知,“亚洲的自由”(freedom in Asia)和“自由亚洲”(free Asia)是两个不同的政治概念。应该承认的是,美国人的原文表达是留有余地的:亚洲存在“自由”,但不够“牢固”,因此需要“加强”。但到了美方的翻译手下,本来的“余地”不见了,直截了当成了“巩固自由亚洲”。这恐怕就不是简单的表达方式问题了。

以上所列举的翻译当中存在的问题,还只是冰山一角。问题很多,令人忧心。我感觉,当我们在不断同西方学者讨论软实力时,我们的学者也真应该注意自己对“软实力”的理解和运用。语言表达就是最直接、最前沿的“软实力”的体现,如果你说的话对方不懂,对方说的话,你又任意去穿凿附会或照单全收,这岂不成了“鸡同鸭的对话”吗?所谓的国家“软实力”又从何说起?因此,笔者以为,我们批判西方用“软实力”来误导或影响我们的思想的一个前提是必须先弄清楚对方在说些什么,这对将来有机会从事“新闻和传播”的各位来说,实在是一个最起码的要求。

思想者小传

赵念渝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所副研究员,上海台湾研究会理事。毕业于上海外国语学院,20世纪80-90年代从事国际新闻翻译和编译,在全国各地报纸杂志发表国际新闻编译文章200余万字。先后任上海国际问题研究所编辑室副主任、学术办公室主任。现从事台湾问题和美台关系研究,以及“文化和翻译”的研究。译著有《石油大亨》,合著有《世纪之交的大国关系》和《国际恐怖主义和国际反恐斗争》等。

 

·上篇文章:法律文书翻译“三步曲”
·下篇文章:翻译绝招十二式
 英语专业三年级学生如何提高..
 直译意译辨析
 背诵在外语学习中的重要性(..
 什么是同声传译
 翻译绝招十二式
 工厂名称翻译大全
 从音乐与绘画艺术角度探讨汉..
 外语学习五大忌
 法律语言特点和法律翻译
 林语堂学习英文要诀
相关文章
·英语借走的“十个中国词” 2008/6/21 14:53:47
·英语长句的译法(二) 2008/6/15 9:16:42
·英语长句的译法(一) 2008/6/15 9:15:18
·英语形容词翻译小窍门 2008/1/21 21:51:34
返回
  关于我们 广告 免费发布 网站声明 友情链接 外语院校 联系方式  
Copyright © 2007-2009 『翻译界』网 版权所有
ICP09190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