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界 - 公示语区- 资料列表
 
网站首页翻译职场翻译学习 翻译人生公示语区美文赏析译界动态翻译笑话翻译文化翻译论坛
  今天日期:   您的位置: 翻译界 >> 公示语区 >> 文章
用户名 密码  会员找回密码
标题内容
返回 推荐文章

由街道名称看烟台公示语的英译

    来源:skl.yantai.gov.cn  浏览次数:5025  添加时间:2008/2/15

    中国走向了世界,特别是日益临近的北京奥运会和成功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吸引了来自四面八方世界各地的朋友。烟台,作为首批全国文明城市、最佳魅力城市、联合国人居奖的获得者,同时也是中国优秀旅游城市,近年来与日韩、欧美的交流日益密切,来烟台进行商务活动和观光旅游的外国人逐年递增,常年工作和生活在烟台的韩国人就达2万多人,烟台要真正成为国际化的城市,在城市公示语的设置和翻译方面,必须力求精准、简洁,方便外国客商在烟台的工作和生活。

  目前,烟台街头各种路牌的标识法,以及公交车站名的英文标识及车上的语音报站,花样百出,存在着太多的不统一。英文标识不仅仅是作为一种装饰而设的时髦形式,它应该有着积极的现实意义。对于中国人而言,我们是因为知道中文才看出英译的不当,而那些需要英文路标指示的外国人,面对混乱的标识,只能一筹莫展,如此,英译就失去了其实际意义。

      目前,地名不统一,标识不规范,译写混乱的问题,不仅仅烟台存在,就连北京、上海、杭州等大城市也未能避免;除了路标之外,其他城市公示语的翻译也存在着这样那样的问题。惟其如此,更应引起注意,更有探讨的必要。

      公示语的翻译,已经引起了翻译界、媒体和普通民众的关注。在烟台,改进城市站名、路名、街道名、公共标志等的英语译文,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这是一个系统工程,牵涉更多方面的因素。笔者希望通过对所见不当之处的罗列,引起有关各方的注意,使烟台的公示语翻译走上一条规范化和与国际接轨的道路。

      本文着重讨论的将是交通指示牌、公交站牌及路牌上同一地名的称谓统一,以及地名标识和翻译所应遵循的规范。


一、烟台公示语英译的现状
     
公示语广泛应用于城市生活的方方面面,如交通、餐饮、购物、医疗卫生、旅游娱乐等等,因此公示语对城市的居住者、访问者的影响无时无处不在。本国居民在语言、风俗方面的先天优势,让他们对公示语的依赖程度,远不如那些来城市旅游或者商务访问的外国人明显。
烟台街头,有许多公示语是同时带有英译的,这一举措当然是为了方便来烟商务活动或观光旅游的外国客人,体现了城市的国际化,这必然会得到外国朋友的欢迎,他们也会因此多一分对这个城市的喜爱,而如果英译不能将中文所能传递给我们的信息准确地传递给目标受众,那么它的存在也便不能达到其本来的目的。现在,我们来看一下在烟台一些带有英译的公示语。

1 公交站名
     
烟台的公交站牌上,每一站的站名都附有英译,而公交车上也有英文报站,这原是一件好事,做好了,可以方便乘车的外国客人,也有助于提升烟台的城市形象,但实际上,烟台公交站点的翻译却存在不少问题。
     
首先,同一站点,各路车所报英译站名五花八门,而站牌上的英文标识也不尽相同。以三马路站为例,站牌上的英译有的是Sanma Road,有的是Sanma lu road,而车上的语音报站除了这两个版本之外,还有No. 3 Road.
     
再者,车上英文语音报站与站点站牌的书面英语译文不一致。以49路车为例,一路下来,太平洋大酒店、烟台日报社、口腔医院、港务局几个站点站牌上的英文标识分别是:Pacific Hotel, Yantai Daily Press, Stomatology Hospital, Port Authority, 而车上的英语报站却是:Pacific Restaurant, Yantai Daily Office, Oral Cavity Hospital, Harbor Bureau, 且不说哪种翻译准确恰当,单单两者的不统一就足以使人迷惑。
      
另外,站点与标志性建筑的英译、与路名街名标识不一致。如东方医院站,医院大门上的英译是Dongfang Hospital, 而站名英译却是Oriental Hospital;朝阳街一站,街名标识是Chaoyang Jie, 而站名却译为Chaoyang Street.,甚至Zhaoyang Street。像这种将街、路的通名译成英文而与街名标识不一致的地方有很多,这也是这篇文章在后面将重点讨论的。
另有拼写、语法等错误亦不容忽视,如49路车农产品批发市场一站,站牌上的英译是:the Agricultural Products Cholesale Market, 其中Cholesale显然是Wholesale的误写。另如上面的口腔医院Stomatology Hospital,也不合语法,应为Stomatological Hospital.

2 交通指示牌与街头路牌
     
烟台地名标识或翻译的主要问题在于,对同一地点称谓的不统一,即便是同一部门所立的标牌上,对同一地名的翻译也不尽相同。除了上面提到的公交站牌与路牌上的汉语拼音标识不一致外,公路、干道上的一些交通指示牌,其翻译的不统一、不规范也极为常见。
地名作为人们在社会交往中使用最频繁、用途最广泛的工具之一,一方面其社会价值和社会地位不断提高,另一方面,也对地名称谓的统一、书写的一致提出了更加严格的要求。地名称谓的不一致、书写和译写的不统一、一地多名、一名多写(一个地名多种书写形式)等不规范问题,不仅不利于经济建设、国际交往和人们的日常生活,而且给现代化的交通、邮政、通讯及外交、国防等事业造成不便和损失。
      
路牌,是一条街道的名称和标志。烟台街头的路牌为烟台地名办所立,标牌上面汉字,下标汉语拼音,这是符合国家《地名管理条例》的,除了如“三马路”、“四眼桥街”等对应的3 MA LU4 YAN QIAO JIE中出现阿拉伯数字外,其他鲜有不当或错误之处。而标识为3 MA LU,一个讲英语的人只会将其念为three ma lu,或是 the third ma lu,无论如何与san ma lu的音对应不起来的。地名翻译的时候,通常遵循的原则都是音译,就如“乌鲁木齐”在准噶尔蒙古语里意味着“优美的牧场”;“呼和浩特”,蒙语意思是“青色的城”,而汉语翻译仍舍其意,而取其音。汉语译成英语,当然也是同样道理,更何况国家早有地名管理条例规定使用汉语拼音。
     
更多的问题是出在交通指示牌上。交通指示牌,即俗称的“指路牌”或“导向牌”,是给车辆和行人指示方向的。
     
首先,指路牌上的地名标识与路牌上的标识不符。如南大街,路牌标识为汉语拼音NAN DAJIE,可在某些导向牌上,却被翻译成为NANDA STREET,难道“南大”是这条街的名字吗?真让中国人看不懂,外国人也不明白!而在有些导向牌上,却又将其意译为SOUTH STREET. 同样的问题还存在于北马路,街名:BEI MALU, 而指路牌上却译作BEIMA ROADNORTH ROAD,如果循此指向,一个不懂汉语的人如何能找到这条街?
     
其次,不同的指路牌对同一地名英文称谓不一致,更为令人不解的是同一块标牌上,其英译所遵循的原则也不相同,比如在这块指路牌上,南山公园、机场路、山海路、解放路、塔山游乐城、张裕博物馆对应的英译分别是:SOUTH MOUNTAIN PARK, AIRPORT ROAD, SHANHAI ROAD, JIEFANG ROAD, TASHAN AMUSEMENT PARK, ZHANGYU MUSEUM. 显然有音译,有意译。而到了另外的指路牌上,南山公园则成了NANSHAN PARK, 解放路成了LIBERATION R.D. 沿着烟台东郊的滨海中路走会发现,不同路段上的指路牌对烟台山的英译标识是不一样的,黄海娱乐城以南的标牌上写的是YANTAI SHAN,而到了以北就变成了YANTAI HILL,这要是看不懂汉字的外国人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这两处竟是指同一地点的。

3、旅游景点
     
滨海景区,就如烟台接待外地游客的会客厅,是烟台政府斥巨资所建。滨海广场环境优美,格调高雅,保留了许多早期中、欧式建筑,看得出,在文化建设上也下了很大功夫。尤为可贵的是,一些对烟台有着特殊意义的大事,被雕刻记录在几块大石上,安置在广场。例如,其中有“水果之乡”,“中国烟台SOS儿童村”,“甲骨文”,以及对烟台开埠、“品重醴泉”(孙中山先生题赠张裕葡萄酿酒公司)、被批准为首批沿海开放城市等等的简要介绍,这些记录,让人在了解烟台历史的同时,也能感受到一种浓浓的文化气息。石刻上中英文对照,非常正规,颇具大家风范,真的给人以大都市的印象,可令人遗憾的是,在介绍“甲骨文”的石雕上,汉语简介为:“主要指殷墟甲骨文,是中国商代后期(前14-前11世纪)王室用于占卜记事而刻(或写)在龟甲和兽骨上的文字。它是中国已发现的古代文字中时代最早,体系较为完整的文字。”而对应的不再是英译,却变成了汉语拼音,这可不是人名或地名,想不明白,像这种内容的文字,如果不是译给外国游客看,那汉语拼音的读者群又是谁呢?而有一些错误,例如在“Land of Fruits”中,“In 1871,such fruits as European apple, pear and big cherry were introduced introduced into Yantai,introduced重复出现,在这种场合也显得极为不协调。
      
东炮台公园大门前的示意图上,英译亦有多处错误或者不准确的地方。尽管对有些景点的翻译,常常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各人有不同的想法和意见,如“连心桥”,被译为together-beating bridge,是否恰当值得商榷;但有些低级错误却是不该出现在公众眼下的标牌上的,如:“爱园,Lovers Bridge; 连理桥Garden of Eden,明显是后期制作时,将两个翻译对应错了;而“阅海廊”两处都被写成see-watching corridor,显然也是制作时将sea 的误拼,“山盟海誓”,pledge of enternal love也应是eternal的错写,难道这种错误,在校对时不能避免吗?
     
在旅游景点的公示语翻译,有时的错误可能并非出在译者,而在于公示牌的制作者。因此除了译者外,后期制作人员也必须具备强烈的责任意识,本文对此不多做评论。当然,城市公示语决不仅仅局限于所列举的这些,另如不时出现在花园苗圃里的一些提醒游人注意环保的小标牌:
      
小草微微笑 践踏请绕道
       Grass says smilingly
       Don
t hurt me please
   
看上去,英译似乎比汉语更加通顺易懂;另还有不少的商号、机构,门头名称也会带有英译,偶尔也有错误出现。但是,在烟台,附有英译的公示语中,公交站牌、路牌、交通指示牌是应用和分布最为广泛的,最能够代表烟台公示语英译的现状,因此,本文着重讨论的将是指路牌、公交站牌及路牌上同一地名的称谓统一,以及地名标识和翻译所应遵循的规范。

二、地名英译的标准
     
我们在将外国地名翻译成中文时,都要查阅地名词典,而不能想当然地音译,以免同一地方多个地名,造成混乱,让人不知所指,因为人名地名的翻译都应有个约定俗成。同样,在将汉语地名译成英语时,也应遵守这个约定俗成,而这约定早已形成:首先,有联合国地名标准化会议上作出的“单一罗马化(a single romanization system)”的决议,即各国、各地区在国际交往中都使用罗马字母拼写,做到每个地名只有一种罗马字母的拼写形式。其次,有1986年国务院颁布的《地名管理条例》。其中第8条规定:“中国地名的罗马字母拼写,依国家公布的《汉语拼音方案》作为统一规范。拼写细则,由中国地名委员会制定。”由此,我们必须明确,《汉语拼音方案》是中国地名的罗马字母拼写规范。
1
、单一罗马化
      1967
年第二届联合国地名标准化会议做出决议,要求世界各国、各地区在国际交往中都使用罗马(拉丁)字母拼写,做到每个地名只有一种罗马字母的拼写形式,称为“单一罗马化”。例如,交通指示牌上南大街的书写为:NANDA STREET, NANDA是汉语拼音,是汉语的罗马字母拼写法,而St. Street(及Rd. Road)则是英语的罗马字母拼写法,这种街道名称的写法,就是用了两种文字的罗马拼写法,这就违背了“单一罗马化”的决议;同样道理,3 MA LU, MALU是汉语拼音,而3是阿拉伯数字,也与“单一罗马化”的要求不符。而如果写成Nan Dajie San Malu, 则全部用了汉语拼音,也就是用了一种罗马字母的拼写,既符合国家《地名管理条例》用汉语拼音书写汉语地名的规定,也符合联合国地名标准化会议关于“单一罗马化”的决议。
     
“单一罗马化的优势是:世界上许多国家的语言(如英语、法语、德语、西班牙语)都使用罗马字母,除个别语言中有加符字母外,26个字母的书写形式基本是一样的。但由于有些字母的读音在不同语言中是不同的,所以在地名的认读上,只能舍其音而视其形。也就是说如果能认识26个罗马字母,拿着罗马字母版地图对照当地地名标志上罗马字母拼写形式,不用翻译就可以走遍天下了。对于使用罗马字母的国家来说,本国的地名标准化就是国际标准化,而对于使用非罗马字母文字的国家(如中国、日本、俄罗斯等)来说,就必须制定一个本国地名罗马化方案,经联合国地名标准化会议通过后,方能作为地名罗马字母拼写的国际标准。”[1](6)
      1977
年,在雅典举行的第三届联合国地名标准化会议上,通过了中国提出的关于采用汉语拼音方案作为中国地名罗马字母拼写法的国际标准的提案。因此,“使用汉语拼音作为中国地名拼写规范,不仅为我们法律法规所规定,也是国际标准,得到国际上的认可”。[2](35)

2、汉语拼音方案
      1975
年我国开始参与联合国的地名标准化工作。1977年联合国第三届地名标准化会议上,通过了我国提出的用汉语拼音拼写中国地名作为罗马字母拼写的国际标准的提案。1978年国务院批转了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外交部、国家测绘总局、中国地名委员会《关于改用汉语拼音方案作为我国人名地名罗马字母拼写法的统一规范的报告》。1999年国家质量技术监督局发布《城乡地名标牌国家标准》,对地名标志上的地名书写及汉语拼音字母拼写做了强制性规定。20001031日,九届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第十八次会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其中第十八条规定:“国家通用语言文字以《汉语拼音方案》作为拼写和注音工具。《汉语拼音方案》是中国人名、地名和中文文献罗马字母拼写法的统一规范,并用于汉字不便或不能使用的领域。”这就用法律的形式确定了我国地名的罗马字母拼写标准。可以说中国地名的罗马化法规已经基本完善,与国际接轨的任务早已完成,现在关键是要依法办事,依法管理,真正实现标准化。
      
事实上,早在2002528日新华网的一篇题为《民政部:用汉语拼音标注地名事关国家主权和尊严》的报道。其中提到:“民政部有关负责人强调,地名通名是地名的组成部分,把通名用另外一种语音书写,实质上就改变了这个地名。同时,地名标志是国家领土主权的象征,应当维护我国领土主权和民族尊严。”[2](37)这样说来,三马路、南大街的正确译法就只有一种:San Malu, Nan Dajie。其他的翻译方法,如Sanma Road/No.3 Road, Nanda Street/South Street 貌似很“国际”,实际上是一种想当然,是与国际惯例接错了“轨”,恰恰违背了国际惯例。如“机场”作为一个机构、场所被翻译为airport, 而“机场路”作为路名、地名只能标识为Jichang Lu.
      
路牌都标准化了,统一用汉语拼音,那么交通指示牌、地图、公交站牌等公示语也应遵循国家、国际标准,统一标识,不然,混乱的标识只能使老外不明所以,而起不到指示的作用。
     
而其他一些如机构名称、公共场所名称、标志性建筑名称等的英译,则同样应遵循一个统一的原则,做到各处称谓一致。如“烟台国际会展中心”,各种标牌都应服从机构自身名称的翻译:Yantai International Exhibition Center, 其他如交通指示牌上的Yantai International Meeting Exhibition Hall等等都是不可接受的。再如“南山公园”, “南山” 为公园的专名,应音译,不可意译为South Mountain,通名“公园”意译,各处标识称谓应统一为Nanshan Park.

结语
     
站名、路名、街道名、公共标志名等城市公示语是一个城市的脸面,是一个城市的名片,一个城市文明的标志。其英语译文水平的高低,直接反映了一个城市国际化水平的高低,反映了一个城市的品位,从小处讲,影响了外国友人在该地的生活,从大处讲,影响了该地未来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发展。
     
作为首批全国文明城市、最佳魅力城市、联合国人居奖的获得者,烟台正大踏步的走向世界,同时,烟台更需要勇气和决心,从小事、细节抓起,把城市建设好。针对目前城市公示语英译标识的混乱情况和各部门认识上的差异,政府急需协调地名主管部门、道路交通主管部门等职能部门,统一认识,严格执行国家地名方面的有关政策、法规及技术规范,消除对“与国际接轨”认识的误解,在树立标牌时做到准确、规范、统一,尽快撤换不合标准的标牌,改善城市公示语英译标识的面貌。

参考文献
[1]
周朗,重视地名标准化工作 依法拼写地名设置标志[N],人民日报,2002-06-026
[2]
郭建中,再谈街道名称的书写法[J]. 中国翻译,2005,5):3537

·上篇文章:恐怖的菜单!
·下篇文章:同一路名3种译法 城市公示语翻译应规范
 无障碍通道
 公示语的语言特点与汉英翻译..
 尺草寸木换爱心
 乘梯须知-无敌英文
 恐怖的菜单!
 水深危险,请勿下水游玩
 小草休息,请勿打扰
 不可回收
 雨花台烈士陵园公示语译文错..
 可回收
相关文章
·雨花台烈士陵园公示语译文错误触目惊心 2009/5/16 9:21:14
·公示语的语言特点与汉英翻译 2008/6/1 19:57:21
·翻译界人士共同研讨“公示语翻译与语言环境建设” 2008/5/13 21:23:39
·贵阳客运段的英文公示语翻译错误离谱 2008/5/11 20:43:42
·什么叫“公示语”? 2008/5/3 14:47:21
返回
  关于我们 广告 免费发布 网站声明 友情链接 外语院校 联系方式  
Copyright © 2007-2009 『翻译界』网 版权所有
ICP09190054